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aradise

行行走走,写写说说,记下来就少遗憾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追忆``外公  

2007-10-15 12:51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夜,注定无眠。漆黑中的我,用一种孤独抵抗另一种孤独,换来的只有,彻底无眠。思维很零乱,想得太多,什么之于什么,被人“单打”,呵呵,搞笑。怕什么,自己做好了,随便说什么去。但是意识在输出端口中堵塞,执笔良久,纸上才换来些许印记。

又是一个关于生命的话题。也许真的与年龄有关,在思维的思考死角,生命之于我显得如此耀眼,然而这个话题于今天的我,平添了无限的沉重。2006年的妇女节,普天女生都庆祝的时候,我家的男男女女都只能沉浸在悲伤之中。上午08:52,外公走了,享年78。中午接到的电话,那头是妈妈的哽咽,这头,是我的茫然。意识长时间地滞留在空白点。走了?对,走了``````

他是个老实人,一辈子的老实人。这是所有认识他的人对他的评价。年轻时的他,英俊而不乏才华,尽管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年私塾经历,并不妨碍他自学成才的决心。戏台上唱腔了得、英气逼人的文生,建筑界技术过硬、桃李满堂的师傅,家庭中精通文联、仁慈晓礼的长者``````这,就是对他一生最简短而有力的概括。活了那么大半个世纪的人,非但没有别人的非议,而是全部的惋惜,难得,实在难得。

突然发现,思维从近乎瘫痪,只因为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思忆。眼前是满堂的花圈,来自弟妹、来自朋友;来自徒弟沉痛的哀悼、来自单位深切的缅怀;来自近邻丝丝的追忆、来自远方轻轻的问候。灵堂前的一切一切,都在证明那么一个简单而又让家人无法接受的事实——无论如何,他,还是走了,永远的,走了。

癌魔在他瘦小的身体上肆虐了那么久,终于在这一天带走了他。我和父亲以及舅舅全程见证着他最后的那么一点点时间,化妆、换寿衣``````这个完整的过程,我亲眼目睹。可恨的事我没有眼泪,那怕是可怜的一滴透明且略咸的液体。可我真正在那一刹又感受到了“哀莫大于心死”的残酷,除了眼前的他,其余一切于我,只是无边的空白。

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悲痛?不,不是。因为悲痛真的不足以表达我内心的那种煎熬,那种埋藏在心底却无法宣泄的痛。比痛苦更痛苦的感觉在体内骚动,最后竟发现,伤心眼泪的竟是绝望无泪。

他是一个那么亲切的老人,书生气很浓,打我有记忆可寻的时候,就没有看见过他生气。最大声讲的话,大概也就是吟诗作对时对妙着的惊叹,仅此而已。

提醒自己,要完整的写下去,因为,只有这样,才是我唯一可以做到对他老人家的一种方式的怀念。但是真的很不争气,每当面对此篇文字,我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毅力,因为,我永远觉得欠缺太多,太多``````

外公,愿您一路走好,如果真的存在,那就请您和先走一步的外婆在未知的世界好好生活,并原谅我这个不肖的外孙没能为您写好这篇未完的悼文。

我相信,这样的文字,您一定可以看,一定``````

 

这是一年多前的文字了,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给翻出来,等明媚的阳光晒晒,自己的情感,也能慢慢地,给自己点感慨。今天,不能在牌位前烧香几炷,但外孙的心意,相信,您,定能知道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